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东阳红木“新生代”,展现行业新希望

时间:2018-07-20 浏览:498 + 打印

分享到:

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成立
 
不久前,经过一段时间酝酿和筹备,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下属专业委员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正式成立。据了解,这是全国各大红木产区首个以“青年企业家”命名的委员会。它的诞生标志着东阳“红木新生代”已作为一支重要力量走向行业前台,发出自己的声音。

 
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全体成员,从左到右依次为:金凯(品康欧式红木)、杜长江(卓木王红木)、马姣姣(御乾堂红木)、王海洋(双洋红木)、周晓兰(如艺轩红木)、吴春飞(苏阳红--东遇)、张拓(华夏一品)、陆勋(龙珍阁红木)
 
近年来,东阳红木产业在全国同类产区中呈现出全新发展势头,面向全国消费者打响“买红木到东阳”的品牌。经历十余年发展后,一些红木企业也走到代际交班的关口。东阳新生代企业家们想些什么,做些什么,能给行业带来什么新思维和新气象?为回答这些问题,笔者近日联系东阳市木雕红木产业管理办公室和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对部分青年企业家代表,和他们的企业运营情况,做了深入采访——
 
 
单华栋&马姣姣:“接棒者”高起点与新思维
 
 
单华栋:在高起点上打造收藏等级红木家具   
 

单华栋  上世纪80年代生于东阳木雕世家,大学毕业后不久到父辈创立的“东木居”工作,目前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东阳红木产区以紫檀、黄花梨、大红酸枝等传统名贵硬木,制作明清款式家具的代表性企业接棒者和新掌门人
 
7月13日下午,笔者首先来到东木居厂内,见木工车间门口摆放着一排正在加工的缅甸花梨雕螭龙纹方台,马上有一种亲切感。
 
东木居在东阳红木行业中属于用材高档的企业,材质集中于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传统“老三样”。近几年,80后总经理单华栋从父亲单茂洪手中接棒,主持厂内生产,又大量引入缅甸花梨(大果紫檀)价格相对亲民的红木材料。
 
“这款缅甸花梨雕螭龙纹方台很受消费者欢迎,它的原物是黄花梨做的,在2015年保利十周年秋拍中曾经拍出过天价。”单华栋介绍说,“我们用缅甸花梨做成后,重量在80斤以上。它有种雕塑般的稳定感,‘力拔山兮’的英雄气概,某种象征性的意蕴内涵,陈设在豪宅别墅,能把一种阳刚宏美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款明式家具在《伍炳亮作品珍赏》中曾有收录。笔者发现东木居展厅内其他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缅甸花梨家具,也有好几款源于《伍炳亮作品珍赏》。
 
“我父母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伍大师那里上班,连续做了20余年,直到2008年东阳政府号召外出技术人员回乡创业,他们才回来创办了东木居。”单华栋告诉笔者,“正是因为拥有那段职业经历,东木居在造型、选材、工艺、产品韵味等方面才有了高起点和明确思路,也才稳扎稳打,办到了现在这个样子。”
 
伍氏兴隆是业界共认的领军企业,伍炳亮又是中国红木家具行业开一代风气的设计大师,在那里耳濡目染20年后回来办厂,起点自然不会低。东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红木办专职副主任陆文献评价说:“东木居的家具在本地产品中具有很高的辨识度,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渊源关系。”
 
年轻的单华栋接过东木居的“接力棒”后想些什么呢?
 
“首先,我可以在黄、紫、红三种珍贵材质构成的经典款式上继续精耕细作,做出艺术品收藏等级的红木家具,来满足对明清家具情有独钟的高端客户。同时可以从容做一些创新尝试,以满足年轻消费者的需求。”
 
据了解,单华栋的弟弟在设计公司工作,曾两度获得过德国红点奖,他给东木居设计过一些新中式风格家具,颇受年轻客户欢迎。可以预见,单华栋执掌的东木居如果在古典、新中式方面都游刃有余,发展空间无疑会日益广阔。
 
 
  马姣姣:围绕品质和服务创新思维


马姣姣  东阳“红二代”中少有的80后女掌门,大学毕业后到父新创立的“御乾堂”负责销售,目前为该公司总经理,是东阳红木产区“专业生产老挝大红酸枝家具”代表性企业的接棒者,2018年6月当选为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副主任
 
面对御乾堂总经理马姣姣,能强烈地感受到年轻红木企业家的新思维。
 
“上一代企业家的思想观念跟我们这一代是不一样的。比如在生产管理上,老一辈靠个人打拼发展起来,很少利用现代管理工具,通过绩效考核提高效率。他们更多为了挣钱而挣钱。做企业跟做生意是不一样的。”
 
说起御乾堂的管理,马姣姣侃侃而谈:
 
“企业做好要靠制度,制度的执行要靠员工思想素质的提高。提升品质的终极目标对应的是消费者。我常常告诉员工:你把品质做到质检部都挑不出毛病了,那你产品就做到位了。你要应对的不是你们主管,也不是我,而是消费者,消费者认可了才会买单,我们的目标才会实现。员工要把个人行为和企业利益捆绑起来。企业的价值观必须跟员工统一起来,大家一条心,才能走得远。
 
“其次是对国家路线政策和政府决策的理解,老一辈常常埋头干活不问天下事,其实是很吃亏的。就东阳行业来说,跟政府走总是对的,政策信息要及时了解执行。拿环保说,2013年我们就开始做了,等政府全面治理时我们已经完成,赢得了主动。
 
“再就是产品质量,高品质是什么?必须是高质量+高服务。我在企业里组成了两个队伍,一支是红军队伍,由不同工种人员专门找公司毛病。同时建立QC,红军负责找问题,QC要解决问题。
 
“我们公司得了市长科技创新奖,红木行业创新奖在东阳是首次,我们是首家得奖者。我的理解是不光产品创新,管理也要创新。父辈在产品上对明清款式模仿比较多。面对新市场,创新已成为必要。
 
“御乾堂仍将坚持做高端材质,以大红酸枝为主。兼以血檀、紫光檀等材料尝试新中式。目前新中式只是个摸索中的概念,我认为像东阳木雕、明清经典款式等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得保留下来发扬光大,要在此前提下谈创新。
 
“我们这两年的重心在管理上。针对公司积累的1600个客户,刚请青岛一个调查公司对其中一部分做了问卷调查和评估,结果出来后总分很高,最满意的是产品质量。御乾堂稳步拓展销售渠道,今年在东阳不同区域还会新建两个门店。着眼长远,我们对市场满怀信心。”
 
 
王海洋&马汉龙:“创业者”  新目标与新规划
 
 
 王海洋:品质是核心中的核心

 王海洋  1981年生于东阳,大学毕业后曾创办电磁瓦工厂,2008年独自创立“双洋红木”,之后又创立“简悟”新中式品牌,2018年6月当选为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主任


在不久前的成立大会上,双洋红木董事长王海洋当选为东阳市红木行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主任。采访中,他首先谈了委员会成立后肩负的使命:
 
“最主要的就是促进行业两代企业家之间顺利交接班,以及推动东阳红木产业向前发展。老一辈企业家都到了六十岁上下,渴望后辈接好班。但不管是儿子女儿,愿不愿接班,接了后能不能走好,是他们最担心的。委员会成立后,年轻一代有机会在一起学习、交流,相互促进,会有利于更快完成交接班。同时,上一代习惯于竞争,我们年轻人想的是博弈与合作的关系,更容易有抱团意识。现在的市场行情更适合去合作,大家在一起,在原材料采购、设计创新和建立新的销售平台方面,可以取长补短、合作共赢,对未来行业发展会更有利。”
 
谈及自己经营的企业,王海洋显得胸有成竹。“我大学毕业不久就自己做企业。东阳是教育之乡,学生很小就有各种理想。与别人不同,小学三年级时我的理想就是当老板。大学毕业后我在亲戚建议下办了电磁瓦厂,父亲和哥哥在厂里负责生产,我负责销售。建厂三年后,我们就成了东阳民营生产电磁瓦企业中的老大。当时我才27岁,感觉原有的天地不够施展,就开始寻找新的商机。

 

“我在经营上是很理性的,选择一个行业一要看大趋势,二要看可利用的资源,三要看市场前景。当时是2008年,我看好红木行业的前景,电磁瓦只有相关厂家需要,红木家具几乎每家每户都需要;东阳恰好有木雕和木工资源可以利用,在听取了一位红木界老大哥建议后,我当机立断,从磁瓦厂中拿出自己的股份,建厂做起了红木家具。
 
“我的自我定位是销售型老板,我承认我不懂技术细节,但我知道产品质量对于销售的重要性。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干,要求一定要把家具质量做上去,在用料和做工上不能有任何瑕疵。靠着过硬的质量打出好口碑,我们在全国经销网络越做越大。
 
“在产品定位上,我选择了有传承的红木材料缅甸花梨和红酸枝中的巴厘黄檀,做明清家具经典款式,面向中高端客户群体。近两年开发新中式品牌“简悟”,又选了古夷苏木(小巴花)。因为我们一直坚持做不上色无污染家具,这种木料天然色调和纹理都很好,能做出很漂亮的新中式家具。“
 
王海洋告诉笔者:“我认为一个企业最重要的不一定是做大做强,而是做久,做长远。有了这个核心理念,我的材质,我的工艺、品质都会有长远考虑。无论哪个方面,都绝对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王海洋强调,品质是核心中的核心。因为坚守品质,他的企业才越做越好。而他当选为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主任,或许正与他对“品质”的坚守有着某种内在联系。
 
 
 马汉龙:品质和效益来自全新的规划设计
 
马汉龙  上世纪80年代生于东阳,大学毕业后曾在央企工作,之后进入父亲创办的“东西南北中”红木企业。2014年独立办厂,以阔叶黄檀家具逐渐占领市场,是东阳红木行业青年企业家中典型的“营销型老板”
 
东西南北中红木企业年轻的掌门人马汉龙,是在父辈基础上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一般的华丽蜕变。
 
“我父亲十年前就开始经营红木家具。不过,从2013、2014年起,我和父亲就开始分开经营,各自按照自己的思路往前走。”
 
按马汉龙分析,父辈有自己的一套经营思路,做红酸枝家具,习惯于在单品上追求高价,这在2013年前后红木市场旺盛期不成问题,但过了2013年后,红木市场趋冷,再按当初的思路就难行得通了,因为销售周期长,资金周转慢,很快就会面临产品积压的难题。
 
马汉龙大学毕业曾在央企做过两年销售,深知打开产品销路对于一个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性。“2014年前后,企业真的已经面临了生死关头,我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决定自己单独干。最初我在父亲工厂里有800平方米一个车间,他做他的红酸枝类材料,我尝试新材料,后来我在南马建了新厂房,逐渐上规模,在短短两三年里就扭转了企业生存状况,开始良性发展。”
 
回顾这几年的“创业之路”,马汉龙认为自己能够站稳脚步,关键在于全新的市场定位和合理的质量价格体系。
 
“近几年材料市场变化太快,再选择昂贵的材质已不现实。从2014年起,我把自己的材料定位于印尼黑酸枝(阔叶黄檀),它属于红木国标材质,价格适中,消费者容易接受。在烘干和加工制作环节处理到位,跨地区销售不会有问题。价格定得合理,性价比好。我们这几年销售越来越好,在东阳产区做阔叶黄檀的企业中,能排到前三名以内。”
 
从马汉龙个人经历和其经营思想看,这也是一位天生的销售型企业家,常常能在正确的时间点,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使他在2014年企业转折的关键时刻起死回生,让企业成功地完成了凤凰涅槃之旅。目前,他的企业主要以阔叶黄檀生产明清款式家具,客厅、卧室家具居多,60%以上面对全国经销商,另一部分面对终端客户,很受消费者欢迎。
 
 
金凯&吴春飞:“欧式”与“新中式”各有诉求
 
 
品康家具金凯:“欧式红木家具”构成当地产业另一亮点 
 
金凯  上世纪80年代生于东阳,大学毕业后不久,进入岳父创办的“品康欧式红木家具”企业工作,2018年6月当选为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副主任
 
据东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红木办专职副主任陆文献介绍,东阳产区有一部分企业(100家左右)做欧式家具,其中的将近50家企业在生产“欧式红木家具”。7月14日上午,由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胡丹青陪同,笔者采访了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副主任、品康欧式红木家具总经理金凯。
 
品康欧式红木是金凯的岳父吕品康先生多年前创办的。吕先生是东阳木工出身,从小就掌握了过硬的木工手艺,拥有丰富的家具制作经验。2008年,在席卷整个东阳的红木产业热潮中,他也和同行业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家红木家具企业。不过,就在2010年前后红木市场向高峰冲刺的时候,他却退出明清红木家具行业,“改行”做起了欧式红木家具。
 
在金凯看来,这一转型之举可谓另辟蹊径。“因为当时大家一轰而起,导致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如果没有鲜明的产品定位,很容易陷入价格竞争。”正因为当年果断的“急流勇退”,在金凯接手品康欧式红木经营管理后,才更容易形成自己新的经营理念。
 
“我们做欧式红木家具时严格用传统红木家具的做工要求自己,榫卯结构,精工细作,决不容许偷工减料之类发生。多年来,赢得了越来越多忠实的客户。
 
“我们的客户主要是长三角地区的高端人群,早在清后期上海市场就大量出现了欧式家具,诞生了海派家具,有了这个基础,我们在长三角市场占有率很不错。为照顾不同的购买力和消费喜好,我们以缅甸花梨等红木材质做高端欧式家具,也用非洲红花梨做大家都能接受的家具。而且在材料使用上杜绝白皮,表里一致,每个细节都要做到位。
 
金凯和吕老板一起陪笔者观摩了欧式红木家具制作流程,除了构件形状和家具风格,与一般红木家具车间几乎没有区别。车间放着客户拿来修理的别的工厂做的家具。据了解,欧式红木家具相互间质量差异比传统红木企业之间更甚。金凯强调:“不管是做中式,还是欧式家具,用到红木时,都要立足精品,对得起珍贵材质,对得起消费者。”
 
正如陆文献所言:“像品康这样的欧式红木家具,既构成东阳产区的另一亮点,又是东阳红木家具业态的有益补充。丰富多样的市场,更利于培养年轻一代审美眼光和经营思想。”
 
 
“创新者”东遇吴春飞:为新新人类提供选择自由
 
吴春飞  1984年生于浙江丽水,2009年进入“苏阳红”红木家具企业,之后创办“雅木青春”、“东遇”新中式品牌,2018年6月当选为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副主任
 
作为“东遇”新中式品牌创立者,34岁的吴春飞显得很年轻,朝气蓬勃。令人略感惊讶的是:他已在红木行业打拼了十个年头。最初是在岳父创办的苏阳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做事,之后创办“雅木青春”做缅甸花梨,尔后又创立了东遇新中式品牌,主做刺猬紫檀家具。
 
“做新中式,还是要以中式文化为主。东方代表了中国,也表明了我们企业经营地是东阳;日出东方,有冉冉升起、蒸蒸日上之意。‘遇’是当下常说的遇见,代表缘份。整个寓意就是心有万象,遇于东方。”
 
从吴春飞解释中可以看出他对品牌塑造的重视,名正则言顺,东遇隐含的文化艺术品格能给人很好的想象空间。

“我的经营思路以打造品牌为中心,在选材上要选大料减少拼接,避免白皮、虫眼、疖疤等任何瑕疵。做工上严格按榫卯结构来,不能有任何的偷工减料。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设计以最好的面目呈现出来。”
 
在吴春飞心目中,其设计呈现给消费者的是什么呢?
 
在东遇接待室有套茶台,旁边配了两种坐具,一种是带圆弧的长靠背椅,一种是座面又宽又长的条凳。他让笔者到两种坐具上都坐了坐,体会其舒适度。引人注目的是茶台腿足外露的支架,上端都包有白铜。铜配件在其新中式家具上随处起着关乎审美的点缀作用。

 
吴春飞又让来客在一套沙发上试坐。主沙发和两边单人沙发都借鉴了曲尺罗汉床的靠背构造。座面下带束腰,中间茶几也以束腰结构呼应,显得空灵俊逸,秀美挺拔。由于带布面软包,坐感极其舒服。茶几面板由两部分构成,一边为白色大理石,另半边为抽拉板,左右拉开,显出下面六格收纳盒。这套沙发主材为缅甸花梨,抽拉板是巴厘黄檀,加上大理石的白色、布质的深蓝色,色彩搭配也别具匠心。
 
“我们设计时兼顾时尚、好看,要显出设计感,并突出其舒适好用的功能。”吴春飞说,“再考虑到现代家庭的户型特点,要便于用户在使用中巧作搭配。对于年轻人来说,给他提供了很大自由度,可以说,你想怎么搭配就怎么搭配。”
 
在随着吴春飞参观家具,不断试坐,并听他讲解的过程中,笔者脑中跳出了“新新人类”这个词。时尚的元素,个性化要求,选择的自由,和可以自己动手DIY的灵活多样生活方式。他们生活在物质及文化丰富的新时代,追求一切可触及的新生事物。对于这样的年轻人,当然不会满足于传承数百年的款式,他们需要新的经典。而其需求正应由吴春飞这样的青年企业家来满足。

 
东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蒋震雷(前排左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东方(右三),共青团东阳市委书记赵炜(右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市木雕红木产业管理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陆文献(左二),东阳日报社副总编陈一点(左一),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忠信(右一)和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合影
 
连日采访,已足以让人发现:东阳红木行业青年企业家们向市场展示出新的风貌,他们探索着红木家具企业发展的新路子,为实现东阳提出的“更好的工艺、更优的设计、更多的选择、更实惠的性价比”目标,做着自己的努力。
 
(文章转载自《中国文化报》)